維克圖書 獨立出版
新闻详情

孤狼的自白(1):有尊严地死亡

发表时间:2022-06-11 00:05作者:劳光网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v3uNOIq_woXqPiK_TlP1ww

引 言


        夫兵者,不祥之器也。物或恶之,故有欲者弗居。君子居则贵左;用兵者贵右。故兵者,非君子之器也。

        译文:战争,是人类丑恶之最。所有人都厌恶它,凡是明白事理的人,都希望能避免它。

——《道德经》



1.   要有尊严地死!


      单身汉布莱恩现在最大的愿望,就是要有尊严地死!一个死都不怕的人,当然不怕任何风暴!他不怕死,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,眼下他并不想死,他希望活得长久,并且要活得快活。他尽了极大的努力,还是经常都不快活。他渴望结交朋友,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都行,可是,他始终没有一个能够长久来往的朋友。问题当然是出在自己身上。

      自从上大学离开父母,依靠打工交学费开始,他就养成了非常节省的习惯,每月的消费不到收入的10%,与朋友交往开支也绝不超出这个比例预算,因此,大学毕业工作后,他的存款额稳定增长,50岁后,他除了拥有价值200多万美元的房产外,他的股票市值至少有300万,远超美国大部分人。偶尔有朋友问他存那么多钱干啥?他回答说:只为老有所依(有钱可依),希望死的时候有尊严。其次,他交朋友比较挑剔,特别是女朋友,必须身材苗条、容颜如花,这就把绝大部分黑人白人女子都排除在外,唯有亚裔女子符合他的审美观。其实,他1.75米的身高,瘦削挺拔的身材和高鼻子蓝眼睛,在亚裔眼中也是帅哥一枚,亚裔女子不反感与白人谈情说爱,但在大华府地区的亚裔人数不算多,而能够入布莱恩法眼的美女不是早就名花有主,就是美女嫌弃他过分吝啬,交往几次就说拜拜。

      布莱恩家附近有一亚裔女邻居晓燕早年离婚,比布莱恩小几岁,近期她的儿女都读大学离开了家,有人建议布莱恩去约会这位女邻居,可是布莱恩说这位女邻居不漂亮。在难熬的孤独寂寞生活中,有一天布莱恩终于对那位女邻居动了凡心,决定邀请她去饭店共进晚餐。

      晓燕欣然接受了布莱恩的邀请。他们去了一家川菜馆,入座后侃侃而谈。她的口才极佳,对国际形势具有独到深刻的见解,讲到美、中、俄的三角关係,她俨然就是国际政治专家。布莱恩试探性地问她是干什么工作的?晓燕说:“我在国务院上班,再过半年就去中国,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文秘工作。”

      “啊!”布莱恩一声惊讶,内心感到惋惜:好不容易降低美貌标准委屈自己打算找一个不算漂亮的女人做女友,她却要远走中国。“那你什么时候才回美国?”

      “任期至少3年,或者更久。我是在中国出生的,去那里工作正合我意,休假时可以走亲访友。”

      布莱恩心里有点失落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     晓燕看出了布莱恩的情绪,随即安慰他说:“现在网络交流很方便,无论相距多远,我们都可以继续做朋友,空闲时我们就视频聊天,如果需要的话,我可以在中国买各种各样的东西寄给你。”

      “这好像没有多大的必要。况且,我也没有办法为你提供什么帮助。”

      “怎么会没有呢?比如说我的房子,我去中国后就可以出租,你帮我管理,你还可以从租金中提取佣金。这不就是双赢了吗?”

      “这也倒是!提取佣金倒是没必要,我不缺钱。”

      “知道你不缺钱,但只有双赢,关系才能长久。”

      那场饭局结束后,两人每週见面一到二次,週末便去餐馆共进晚餐,他们似乎不是在谈情说爱,谈话内容主要是交流时事政治,彼此没有丝毫的情爱发展,但两人还是喜欢见面聊天。不能成为情人,能够成为朋友也有益无害,因为他们都太寂寞,有人说说话也好,不然语言功能都会退化。

      半年后,晓燕去了中国,布莱恩就替晓燕担任了房东角色。


      很快就招到了租客。这个租客是80岁左右的反战作家詹姆斯,他带来了很多文学书,他对布莱恩说:“这些书你可以任意挑选,有些是我的作品,我很乐意赠送给你。”

      布莱恩早就失去看书的兴趣,但为了不扫作家的面子,还是选了一本詹姆斯写的《越战老兵回忆录》。

      “ 您参加过越战?”

      “是的。本来应该在那场战争中死去,我也打算死在战场上,有一天我甚至等着越共军队来杀我,却被战友死死拽了回来。”

      “您是自己想死?等越共来杀死您?”

      “是的。”

      “为什么?”

      “等你看完我这本书就明白了。参战后不久我就想死,却没有勇气自杀。从越南回美国后,我的内心很矛盾,唯有依靠写作倾诉心中的苦闷,才又苟且活了下来。现在写不出啥东西,觉得活着也没有意思,但心中的恐惧却越来越强烈!”

      “既然死都不怕?您还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     “我不怕死,就怕死得没有尊严!我现在唯一的愿望,就是要有尊严地死。”

      布莱恩心头一惊,这位先生怎么同我一样,就怕死得没尊严?随后问道:“怎样死去才算有尊严?”

      “我没有亲人,据说我在越南的女友生下一个女儿,但我找了大半辈子也没有找到。我怕哪天死在家中无人知晓,尸体发臭腐烂。我渴望死后有人及时处理我的后事,这就算是最低标准的有尊严地死!”

      听到这句话,布莱恩顿时就泪流满面。

      “你怎么哭了?我伤害你了吗?”

      “不是您伤害了我,是我自己的问题。我心里的恐惧与您一样,也是害怕死得没有尊严!”

      “你也是没有亲人?”

      “有亲人,有母亲和一个妹。我总不至于母亲在世就去自杀。我妹在加州,与我和母亲都离得远,母亲的住房离我只有10分钟车程,我与母亲见面的机会自然就比我妹多出许多倍,我妹也因此总担心母亲会把遗产全部给我,这种担心使我们兄妹关系破裂。其实我母亲早就决定将来要把她的遗产全部捐献给教会。”

      这两个一心要死得有尊严的光棍,很快就成了知心朋友,两人没事就彼此串门聊天,雨天就电话或者视频聊天。布莱恩以为从此就不再孤孤单单地生活了,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很快就带走了老作家的生命。2020年春夏之交,疫情迅速在美国传播,马里兰州政府要求人们出门戴口罩,人际交往要保持社交距离。可是,这位老作家却设法让自己染上病毒,直到很严重了才进医院。

      2020年5月21日上午,布莱恩接到詹姆斯的电话,听到他气喘吁吁,时断时续地说:“昨天我已经住进了医院,医生要给我上呼吸机,我拒绝了。我告诉医生,我已经满了80岁,活够了,把呼吸机留给年轻的病人吧。”“亲爱的布莱恩,你是我在大DC地区唯一的朋友,容我说句不客气的话,我心中早把你当作亲人,就像你是我的儿子似的,你非常值得信赖,因此,我提前到律师公证处办理了遗嘱公证,把我的身后事全权委託你来执行。我已经把遗嘱公证书放在客厅沙发前的茶几上,旁边放了一本我写的《孤狼的自白》,是我的心路历程写照。这书稿尚未发表,将来是否发表取决于你的态度,你认为没有价值,就请你帮我烧掉。我留下的存款、股票和财物全部赠送给你。感谢上帝让我在生命的最后岁月结交了你这个朋友!”

      放下电话之后,布莱恩赶紧开车去医院,想去看望詹姆斯。走到医院大门才反应过来,疫情期间病房不接待访客。他只好再给詹姆斯打电话,听到詹姆斯很吃力地告诉他:“我活够了,但我不能够死在租来的房子裡,应该死在医院,所以,疫情爆发以来,我出门不戴口罩,回家不洗手,就是有意要染上病毒,以此方式结束生命,也算是最低限度地保持一点可怜的尊严吧?”

接到老作家的病危住院的电话后,布莱恩才想起那本《越战老兵回忆录》。他回家找出这本书,随手翻看几页,他由此逐渐进入詹姆斯几十年前在越南战场的内心世界。(未完待续)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維克獨立出版
Twitter:@mailiang liang
Facebook:xiao luo
WeChat:q2662772178
Q Q:2662772178
咨詢電話:+86 17512967773
客服郵箱:1687489857@qq.com
客服微信:q1687489857
微信公衆號:kafka01
E-mail:lsx540202@gmail.com
Tele phone:+1202 823 2728
Trade Name:Washington Writers Press SP
Address:11 PACA PL ROCKVILLE, MD 20852,USA
Wike published independently     臨時域名:bookagnet.com   永久域名:wikebook.com
選材編輯郵箱:xy79419022@qq.com
選材編輯郵箱:xy79419022
文學顧問郵箱:471568676@qq.com
文學顧問微信:mengyifei979518

淘寶店鋪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公衆號              維克手機站            微信客服              QQ客服